重生受你一世恩宠(全本)_分节阅读_2
重生受你一世恩宠(全本) - 醉后渔歌
请记住我们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休闲文学网
    说大夫人将奶娘她们都安置的很好,殊不知这些关心她的人因为她的懦弱吃了多少苦头。

    “去把奶娘唤过来,然后让千琴起身?!蹦緱i初淡淡说道,是时候与大夫人正面交锋一下了。

    汀兰不太明白木梚初的意思,却还是依照吩咐去叫了奶娘过来。

    木梚初一见奶娘,眼角就有些酸涩,徐奶娘是娘亲的陪嫁丫鬟,与娘亲一同长大,后来嫁给了府里的账房,账房与爹爹娘亲一同丧生在了山贼手中,她不止没有好好照顾奶娘,却还让她这般受苦。

    徐奶娘看到木梚初眼角泛红,心疼得不行,急忙上前, “小姐,莫要这般,你身子不好,可千万不要伤神啊?!?一双手想要安抚木梚初却又仿佛怕脏污了她纤弱的身体,又收了回去。

    木梚初却是眼尖的瞧见了了徐奶娘手上的红肿裂痕,她只当没看见,淡淡别过眼去,垂在身侧的手却是紧握了一下,“汀兰,扶奶娘坐下?!?br />
    “小姐,这可不敢,前几日听说小姐掉入水池子,可是把奶娘吓坏了,今个儿见到小姐,小姐气色尚好,奶娘也就放心了,万不可再逗留,被大夫人知道了,小姐怕是要受牵连的?!蹦棠锪成霞刃牢坑值S堑纳袂槿媚緱i初心中有些难受。

    “奶娘只管坐着便是,其余的不用多想?!蹦緱i初脸上没什么表情,说出的话镇静淡然。

    奶娘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汀兰,她家小姐向来柔弱无依,没什么主意,对凌越言听计从,今个儿怎么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只见汀兰悄悄点了点头,奶娘这才有些忐忑不安的坐了下来。

    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话着家常,眼见太阳缓缓的下了山,奶娘的神色越发焦急,她倒不怕自己惹祸上身,只怕到时牵连了小姐,但看木梚初不同以往的的神情,她又不敢开口请退,一时之间如坐针毡。

    这时院外传来走动的声音,不止一人,木梚初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汀兰自半掩着的窗子看向院中,皱了皱眉,低声道,”小姐,大夫人来了?!?br />
    她将千琴罚了跪,又把奶娘唤了来,这大夫人不来才是怪事呢。

    转眼间,大夫人已是带着千琴等几个婢女走了进来,看到端坐在暖炕上的木梚初露出一抹假惺惺的笑容,“梚初啊,身体可好些了?”

    木梚初并没有下炕见礼的模样,只颔了颔首,淡声道,“侄女儿身子不适,就不向大伯母行礼了,望大伯母不要见怪!

    大夫人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自是,自是,梚初好好歇着便是?!?br />
    大夫人在暖炕对面的黄花梨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眼眸仿若不经意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徐奶娘,“呦,奶娘也在呀,怎么今个儿有空来与梚初话话家常吗?”

    不等奶娘答话,木梚初便接了话头,“我自小习惯了奶娘在身旁,这正想着打发人去跟大伯母说把奶娘要回身旁,可巧着,大伯母便过了来?!?br />
    大夫人皱眉,这木梚初今个儿说话可不比往日,真如千琴所言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心中疑惑着,但脸上依旧带着得体的笑容,“是吗?这可真是巧了,不过奶娘年纪大了,明个儿我便去给你挑个可心灵力的丫头过来使唤着?!?br />
    木梚初脸上笑意盈盈,笑意却是不达眼底,“梚初再此谢过大伯母了,不过大伯母可是听岔了,侄女儿说的是只要奶娘,旁人可不行?!?br />
    大夫人脸一白,她怎么会允许奶娘回到木梚初身边呢,这奶娘与老管家都是木府的老人,跟着木安皓几十年,心思都玲珑剔透,他们能够这般侵占着木安皓的财产,不过是因着木梚初懦弱幼小,要是让奶娘回到木梚初身旁,平日里嚼个舌根子,平白生出什么事端,老爷那里,她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作者有话要说:

    ☆、沈夜,风流浪子?

    --

    不过大夫人毕竟不是善茬,只片刻便恢复如常,“梚初啊,这奶娘确实是年纪大了,老爷前儿个才在外边寻了一处宅子打算将奶娘送过去养老,你怎么忍心奶娘这么大年龄还为你操劳,是不是?”

    木梚初心中冷笑,她岂会不知她这大伯与大伯母心中所思所想,也不再跟她拐弯抹角,脸上表情愈发冷淡,“大伯母,奶娘是我的奶娘,不需要大伯与大伯母操劳?!弊蛞慌钥聪蛐炷棠?,“奶娘,回去收拾东西,晚上便搬回来吧?!?br />
    徐奶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脸色突变的大夫人,又瞥了一眼自家小姐,见小姐脸色如常,便福身行了一礼转身出了房间,这小姐看样子是想与大夫人撕破脸皮了,既是如此,她还是呆在小姐身边照看着点比较好。

    大夫人也终于明白这木梚初确实是不同以往了,收起了笑容,脸上表情也凌厉了起来,“怎么,梚初这是觉得大伯母的安排不合理?”

    木梚初嘴角微挑,眼角微弯,露出一抹灿然的笑意,“大伯母说笑了,侄女儿怎敢,不过还有件事要告诉一下大伯母,这大厨房里厨子做的饭菜侄女儿委实吃不惯,所以打算在小院里建个小厨房,麻烦大伯母告知大伯父一声?!?br />
    告诉一声?大夫人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按在一旁小桌上的手紧了紧,却硬是忍着没有发作,告诉一声也就是她已经决定了,旁人没得改变,好,好,这个木梚初这一病还真是改了脾性。

    大夫人终于忍不住站起身,却还是凭着最后一点理智挤出一丝笑意,“梚初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改日再来看望你?!被奥浔愦乓恢谄腿俗吡顺鋈?。

    木梚初看着她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深思,现在的大夫人还有些忌惮她的原因不过是大伯父的根基还不稳,她木梚初依旧还是木家名正言顺的主人,如若让外人知道她苛刻于她,坏了大伯父的名声,自是得不偿失。

    不过爹爹已经去世三年,大伯父该做的手脚自是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即使她现在出面想要收回那些店铺生意,大多也就是个空壳子而已。

    所以她现在最好的办法不过是不动声色,先好好将酒坊的生意打理好了再说。

    *

    翌日夜间,等到整个木府差不多都休息了,木梚初才在汀兰的带领下从后门出了木府,老管家早已安排了马车在后门处候着,两人上了马车直奔城中的‘折柳’酒坊。

    差不多一刻钟,马车停了下来,汀兰撩了车帘扶着木梚初下马车,老管家已经在酒坊外等候多时,见到木梚初,差一点老泪纵横,他已经三年未见到自家小姐了,若小姐再不出现,这酒坊怕就要被这陵越占了去了。

    木梚初心中有愧,弯身行了一礼,“刘叔,梚初先前不懂事,让您操心了?!?br />
    这木梚初本就是老管家看着长大的,自是疼爱有加,又见她今日这般有礼懂事,即便先前还有些抱怨,此时也都烟消云散了,引着木梚初往酒坊里走去。

    木梚初进了酒坊,意外的这个时辰竟然还有人在酒坊里饮酒,那人背对着他们手执一壶酒斜斜倚靠在窗前,一身月牙白的家常锦缎袍子,身形颀长,漆黑的发丝散落在肩背上,头上插着一根上好羊脂玉的簪子。

    听到身后的响声,男子缓缓回过身来,邪魅的黑眸带着酒后微醺的朦胧,俊美的面庞,清冷淡然的气息,窗外倾泻进来的月光洒了那人一身,也晃了木梚初的眼。

    沈夜,原来你曾经是这般风华绝代俊美无双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小姐,这是对面药铺的当家沈夜沈二爷?!绷豕芗以谀緱i初耳边轻声说道。

    沈夜斜睨了一眼木梚初,迈步往门边走来,脚下的步子有些不稳,素白的衣袍随着他的走动微微飘散,身后月光洒了一地,这人仿佛是从月中走来的,一派清风朗月之姿!

    木梚初眉眼微垂,沈夜已是走到近前,路过木梚初身旁一不小心踉跄了一下,高大的身影便向木梚初身上倒了过来,一缕发丝轻轻拂过木梚初的鼻尖,带来一阵淡淡的酒香。

    因着他的靠近,木梚初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却是并没有躲闪,右手微抬扶住了沈夜的胳膊,抬眸淡笑,“沈二爷,小心点!”

    沈夜与她很近,近到可以在木梚初灿若星辰的眸子里看到自己的影子,也可以看到这姑娘殷红的耳垂,沈夜保持着歪靠在木梚初身上的动作,微微低头,凑到木梚初耳旁,懒懒一笑,“姑娘芳名?”低沉微哑的声音似是调笑。

    耳边的气息让木梚初心中微抖,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心中有些无奈,这活脱脱就是一个风流浪子,原来,沈夜,以前的你是这般模样??!

    汀兰站在一旁看到这个醉醺醺的男子靠在小姐身上自是不乐意了,上前扶着木梚初后退了一步,低低道,“小姐,莫让这人占了便宜去!”说着还横了沈夜一眼,生的这般漂亮的一个人怎的这般不知礼节。

    沈夜因着木梚初的后退身体晃了一下,复又站稳,似是听见了汀兰的话语,低低笑了一声,转身摇摇晃晃走出了酒坊。

    木梚初回身,看着那人颀长略带清冷的背影踏着一地月光往对面的药铺走去,嘴角弯弯,绽放出一抹笑容!

    “这沈二爷经常来这喝酒吗?”木梚初借着整理被沈夜弄得有些发皱的衣衫缓解了自己面上的灼热,然后往内堂走去。

    老管家上前掀开内堂的帘帐,做了个请的姿势,“自从这沈二爷在咱们对面开了这家药铺之后,一得了空便过来饮酒,经常这般待到这个时辰的?!?br />
    “恩!”木梚初点头,走到内堂的梨木椅上坐了下来,对着老管家柔柔一笑,“刘叔,坐吧!”

    老管家稍一犹豫,便坐了下来,木梚初接过汀兰手中的茶水轻啜了一口,开门见山,“刘叔,这酒坊的生意如何?”

    “咱们这两处酒坊在金陵是数一数二的,生意自是不错,只不过......”老管家看了一眼木梚初,略有些犹豫,斟酌着如何开口。

    木梚初看他为难的样子,知道这必是与凌越有关,于是不待老管家开口,便道,“刘叔,这酒坊的事以后由您全权负责,您有权代我做任何决定,包括...”

    木梚初一顿,抬眸看向老管家淡笑,一字一句,“包括表少爷!”

    老管家一愣,脸上似惊又喜,急急道,“小姐这话可做的准?”

    老管家这般激动自然不是为了自己,他眼看着木家偌大的家财被大老爷占了去,心中自觉对不起老爷夫人,仅余的这两处酒坊小姐又不上心,表少爷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多次着人传话给小姐,却都未得到回复,只说让他听从表少爷的安排,如若不是顾念着老爷的知遇之恩,他怎会屈从在这样一个不安好心的黄毛小儿手下。

    “自然!”木梚初嘴角上扬,给了老管家一个安抚的笑容!

    老管家欣慰的不住点头,”好,好,小姐长大了,老爷夫人泉下有知也该安心了?!?br />
    木梚初看了看天色,加快了语速,“刘叔,自明个起,把表少爷经手的账目都清查一遍,您尽管放手去办,有什么事情让表少爷来找我!”

    老管家忙不迭的点头,脸上笑意更甚,小姐这真真是开窍了!

    木梚初又道,“还有,刘叔近日多加注意着东街巷口的那家米铺,什么时候它要易主了,您不用知会我,只管先把它买了下来再说!”

    老管家面露不解,“小姐,东街那家米铺生意很好,近期内怕是不会出让,这......”

    木梚初摆摆手,“刘叔只管记住我的话便好!”说着撩起衣袍,“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府了,您有什么事情差人告诉汀兰一声便好?!?br />
    老管家即便心中有些疑惑,却也不再多言,小姐想必有她自己的道理。

    木梚初带着汀兰出了酒坊,一抬头便看到了对面的药铺,这个时辰药铺内早就关了门,只店铺门上挂着的两盏伞灯散发着莹白的光芒。

    木梚初撩裙上了马车,待躬身进马车之时,回身,“刘叔,麻烦您帮我查一下沈夜这个人?!?br />
    作者有话要说:  沈夜(冷脸):我是男主,为毛现在才出???

    作者(疑惑):你不是早就出来了吗?

    沈夜(眯眼):在哪里?

    作者(无辜):难道阿初嘴里说的‘那人’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

    沈夜(气结):······

    沈夜第一章的出场秀:把旁人欠她的都要回来,把她欠了那人的好好还与他!

    作者抠鼻,你一出场就把女主调戏了,这休闲文学网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






494| 660| 226| 882| 295| 945| 876| 472| 201| 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