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受你一世恩宠(全本)_分节阅读_19
重生受你一世恩宠(全本) - 醉后渔歌
请记住我们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休闲文学网
    的忧伤。

    紫檀轻声劝道,“爷,您去休息一会,吃些东西吧,您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br />
    沈夜无动于衷,并不答话,只静静看着床上的人儿。

    奶娘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上前劝他,“是啊,姑爷,小姐还没好,您再把自己折腾病了,谁来照顾小姐呢?”

    沈夜淡声道,“你们先出去?!?br />
    紫檀与奶娘对视了一眼,两人行了一礼,退了下去。

    屋内顿时静了下来,除了两人清浅的呼吸声,再也没有声息。

    沈夜看着木梚初微微颤动着的睫毛,嘴角漾起一抹苦笑,现在连看他一眼也是不愿了吗?

    沈夜察觉到他手中握着的小手越发颤抖,轻轻抽出了手,当真是怕他至极呀。

    “…昨个儿,在你父母坟前我所说之话只是一时的气话,”沈夜默然开口,声音暗哑低沉,带着浓浓的自嘲。

    “是我欺瞒你在先,你若执意要走,我定不会拦你?!?br />
    沈夜的手紧紧握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冷然,“边疆大战在即,我今晚便要前往垣县,等我从垣县回来之时,你若想好了,我便与你和离…”

    听到这句话,木梚初的心不知为何倏地收紧,他低沉的声音让她莫名的疼痛。

    沈夜站起身,落寞的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处,停下脚步,清冷的声音穿过夏日微醺的气息传入木梚初的耳中,“阿初,除了这件事我对你有所欺瞒以外,我过往对你所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真话?!?br />
    房门被打开,又关了起来,木梚初轻轻睁开被泪水浸湿的眼眸,想要起身,却是浑身无力,想要开口说话,嗓子却是发不出一丝声音,只无声的眼泪顺着眼角不住的滑落。

    紫檀端着药碗进了来,见到木梚初醒了,高兴的上前,“夫人,您可算是醒了?!?br />
    木梚初忙别过眼,抬手轻轻擦拭了一番,才转过头看向紫檀。

    木梚初眨眨眼,紫檀明白她想问什么,忙解释道,“夫人昨个儿淋了雨,感染了风寒,又加上这几日忧思过虑,导致暂时说不出话,等吃几副药后,烧退了,便能开口说话了,夫人不必过于心急?!?br />
    木梚初招招手,紫檀忙上前将她扶了起来,木梚初从微开着的窗子望了出去,院内奶娘与汀兰正说着话,墙角处的花开的正艳,早已没有了那人的身影。

    一切都同前世一样,同样的小院,同样的房间,同样的摆设,同样的卧病在床。

    只是前世的时候,如这般缠绵病榻之时她能想到的不过是一个死,可是现在,同样的境地,她却没有相同的感觉,即便她觉得被爹爹抛弃了,被沈夜欺骗了,可是她依旧做不到像前世一般了无牵挂。

    木梚初接过紫檀手中的药碗,一饮而尽,又接过清水喝了一口,便缓缓靠后躺了下去,翻了身面朝里,阖上了眼睛。

    紫檀站在床边静默良久,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只是叹了一口气,转身出了去。

    木梚初垂着眼眸,拿出怀中的木牌轻轻抚摸着,以前有些事想不通,现在都明白了。

    为什么云千寻说要娶她,后来却没有了音信,为什么陵越在她成婚之时恰好去了长安,为什么沈夜有能力瞒过木君武娶了他,就连这木牌,怕也是沈夜故意让她看到的吧。

    沈夜便是云千寻,她终究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她千方百计想要躲着的人却是她自己千方百计嫁了的人。

    *

    沈夜这一走已是五天,木梚初在奶娘紫檀等人的悉心照料下身体也开始好转,只不过精神还是恹恹的,每日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发呆。

    前几日,木梚初不能说话,奶娘即便担心也问不出什么,今儿个儿不等奶娘问,秦管家便过了来,将事情和盘托出,奶娘与汀兰好不震惊。

    刘管家在一旁先是讶然,而后了然,感慨道,“我就说,秦校尉怎会屈尊在金陵做管家呢,原来是静安王?!?br />
    想了想又看向紫檀,“我还纳闷姑娘怎会有如此俊俏的功夫,现下也是全明白了?!?br />
    奶娘虽然知道了沈夜的身份,倒也不惧怕,看着秦管家与刘管家止不住的冷笑,“好,好,一个老爷,一个姑爷,轮着番的在我们家小姐身上捅刀子,是嫌我们家小姐命太长是不是?”

    秦管家与刘管家脸白了白,都没有说话。

    奶娘又看向秦管家,声音因为极致的气愤有些发抖,“你们王爷把我们小姐无名无分的养在这个小院里,这主意倒是盘算的好呀,要不是我们小姐自己个儿发现了,是不是这一辈子都做了这见不得人的身份,这静安王爷也不过如此,净干些龌龊的事情?!?br />
    小院里很安静,奶娘又因为气愤声音有些大,木梚初在屋里听了个清楚,不知为何,心里涌起一股不舒服。

    轻轻打开门,“奶娘,莫要这般说他?!币蛭妹挥兴祷暗纳衾锎狭诵┐指?。

    院内的人都抬头看向木梚初,只几日,木梚初的身形又消瘦了良多,下巴也变得尖细了。

    紫檀与汀兰忙上前搀住她,木梚初迈步走了出来,脚步尚有些虚浮,夏日的晨光打在身上暖暖的,她在屋里憋闷了这么多天,这一出来,周身都觉得舒服极了。

    木梚初在紫藤架子下坐了下来,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一圈人,脸上都带着担忧忐忑。

    “刘叔,与那齐老板的约可是签了?”

    刘管家忙道,“签了,姑爷…”

    奶娘瞪他一眼,刘管家忙改口,“前几日便签了,我也派人打听了,这齐老板确实是个做正经生意的?!?br />
    木梚初点头,又看向秦管家,“又到月底了,我这几日身体不好,秦管家有什么事与紫檀先商量着,莫要延误了发月钱的日子 ?!?br />
    秦管家忙点头应是。

    “我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你们莫要过于担心,都回去忙吧?!?br />
    待刘管家与秦管家退下了,木梚初又道,“奶娘,我有些饿了,你和汀兰去给我做点吃的吧?!?br />
    奶娘看了看木梚初,又看了看紫檀,了然的带着汀兰下了去。

    紫檀站在一旁心中自是明白,夫人将旁人都打发走了,只留下她必是有话要问的。

    木梚初静静看她,半晌才道,“说说吧?!?br />
    紫檀微微一愣,而后低头,轻轻开口,“奴婢的父亲以前是王爷的贴身侍卫,云和四十三年,父亲被奸人害死,奴婢全家也都因此没了性命,是王爷派人救了奴婢,自此以后奴婢便留在了静安王府里?!?br />
    木梚初有些动容,看她,“…对不起,提起你的伤心事儿了?!?br />
    紫檀摇头,“都已经过去好多年了,夫人不必自责?!?br />
    “王爷说我会功夫,让我贴身照顾夫人,关于王爷的身份…”紫檀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木梚初,见她脸上并无什么表情,斟酌了斟酌话语,才接着到,“王爷说暂时先不要让夫人知道,但是只能隐瞒,绝不可以欺骗夫人?!?br />
    隐瞒?欺骗?他倒是将这二者分的清楚。

    “夫人,”紫檀小心看着木梚初的神色,“王爷其实很苦的,我们虽然不知王爷为何要向夫人隐瞒自己的身份,可是奴婢却可以看出王爷是很疼爱夫人的,这些年,太后,皇上赏过很多女子给王爷,可是王爷连看都不看一眼,全都送了回去?!?br />
    “可是爷对夫人却是事事上心,与夫人成亲的这些日子,是紫檀见过爷最快乐的日子,夫人,您不能因为眼前的这些事情就抹煞了爷对您的一片真情呀?!?br />
    木梚初眼睛有些飘散,这些天来,她反复想着,却是想不出个结果,对沈夜她恨不起来,对云千寻,潜意识里她依旧惧怕着,想着那日沈夜离开之时说的和离,她心里又一抽一抽疼的厉害,这般矛盾的心思,她自己也有些迷茫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30章

    --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转眼间又是半月,木梚初的身体也是大好了,无论发生了什么,日子总归得过下去。

    那些日子,事情发生的太多,也太过突然,木梚初无法细想,也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但她并不是个没有脑子的人,沈夜待她如何,她心中怎会不清楚,有些事情,不能任凭一时冲动就做决定,她想,她得等他回来面对面的谈一谈。

    关于那对母子的事情,她也是想清楚了,这些事情总归是要面对的,爹爹已经故去这么多年,也谈不上怪不怪他了,现在她只想弄明白事情的真相,就图个心里安稳。

    花园中的六月雪已经开了,扶疏枝叶间开着细白的小小花朵,木梚初看着喜欢,每日便过来看几眼 ,偶尔给它浇浇水,看着它,想起沈夜走了也快一个月了,不禁有些遗憾,待他回来时这花怕是就落了吧。

    木梚初正兀自发呆之时,汀兰急急忙忙走了过来,“小姐,不好了,衙门派了差役过来说要带小姐去过堂问审?!?br />
    木梚初一愣,“问审?”

    汀兰有些慌张,“我也不知道呢,十几个差役,马上就过来了,咱们怎么办?”

    紫檀倒是很镇静,只皱了皱眉,而后道,“汀兰,秦管家去了长安,不在府里,你去药铺找沈七,我陪夫人去衙门,不要慌,没事的?!?br />
    木梚初眉头微皱,这木君武这一次是铁了心的要把这酒坊占为己有啊。

    木梚初与紫檀随着前来的差役到了府衙,大堂内正中坐着的正是木君武的大舅子,大夫人的娘家哥哥廖梓。

    而木君武则坐在堂下下首处的椅子上,淡淡看着木梚初,木君武身旁还站着一个粗布衣服的少年,听到木梚初进来的声音,抬头看她,眼中带着小小的喜悦。

    木梚初看到那少年的脸,心中一紧,心中幽幽叹了口气,那少年长得与她爹爹如此相似,由不得她不承认了,此时见到这少年,木梚初心中复杂,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木梚初进了大堂后,便静静站在那,也不说话,廖梓皱了眉,惊堂木啪的一拍,呵斥道,“堂下之人,见到本官为何不跪?”

    木梚初看了一眼廖梓,皱了眉头,她委实是不愿跪他,但他是官,她是民,由不得她不跪。

    就在她要屈膝之时,紫檀一把扯住她的手,眼睛看向廖梓,淡笑,“我家夫人刚刚大病初愈,要是因为这一跪,生出什么事端,大人这案还怎么审?”

    廖梓见她一个丫鬟,语气却全然不将他放在眼中,心中不快,冷哼一声,“你家夫人跪不得,怎么你一个小小的丫鬟难不成也跪不得?”

    紫檀冷眼看他,“我腿上旧伤未愈,不能着凉,今个儿还真是跪不得?!?br />
    廖梓被紫檀毫不留情面的一番话气的怒目圆睁,“这贱婢藐视公堂,来人,给她点教训?!?br />
    一旁的差役奉命上前,木梚初将紫檀拉到一旁,淡然看向廖梓,“大人,您唤民女前来,总得先说明民女犯了什么案子吧?这般就先动刑,有些不合礼法吧?传出去怕是有损大人的英明?!?br />
    廖梓自知正事要紧,也不屑与她一个小丫鬟斗气,“主仆都是一副伶牙利嘴,算了,今个儿本大人不与你们一般见识?!?br />
    廖梓看向一旁的少年,“堂下木允文,把你的冤屈说来听听?!?br />
    站在木君武身旁的少年悄悄看了一眼木君武,木君武皱眉,低声道,“快去?!?br />
    那少年仿佛并不是很乐意,不过还是犹犹豫豫的到了堂中,跪倒在地,磕磕绊绊道,“回,回大人的话,草民,草民乃木家二老爷木安皓的,的儿子,我爹去世时留下了两处酒坊,但我姐姐却霸占着酒坊不肯交于我,这,这才烦请巡抚大人为小民做,做主?!?br />
    木允文说完这番话,便低垂着脑袋看着地面。

    木梚初闻言,嘲讽的笑了笑,这一番睁着眼睛说瞎话倒真是让她刮目相看。

    “木梚初,他说的可是真的,你有何话可说?”

    木梚初淡笑,“大人,整个金陵都知道,我爹只有我一个女儿,怎会突然冒出个儿子来?还请大人明朝秋毫,莫要让卑鄙小人蒙骗了?!?br />
    木君武看着木梚初淡定从容的样子,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难道是沈夜告诉她了,而且今儿个沈夜也没有陪同前来,难道是沈夜又打了什么主意?

    廖梓自是料到了木梚初的说辞,不屑的看她一眼,转头看向少年,“木允文,你如何能够证明你自己是木休闲文学网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






362| 761| 881| 158| 667| 168| 154| 743| 924| 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