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受你一世恩宠(全本)_分节阅读_29
重生受你一世恩宠(全本) - 醉后渔歌
请记住我们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休闲文学网
    r/>   “得,你这王妃可了不得,我听太监说,你没去之前她可把太后气的不轻呀!”云莫离抬头,揶揄的看向沈夜。

    男子眉目英朗,与沈夜有三分相像的样貌,只是较之沈夜的邪魅,他更多的是儒雅的气质。

    沈夜闻言回了心神,侧眸看他,眼角眉梢带着骄傲,“我的王妃岂是她能控制的?!?br />
    云莫离啧啧的摇摇头,“我还真搞不懂你有什么好自豪的,她得罪了太后,以后你们甭想过消停日子?!?br />
    沈夜懒懒的掀了掀眼皮,斜倪他一眼,“皇兄,麻烦您看好太后,你知道皇弟我脾气不好,到时不小心冲撞了太后,可别说皇弟不给您面子?!?br />
    云莫离嗤笑一声,“你还是别看朕的面子了,太后不需要朕的面子,朕也不愿卖给她面子?!?br />
    沈夜听出了云莫离口气中的自嘲,知他心中不舒服,转移话题,“这施落衣为何会到了静安王府?”

    云莫离闻言挑眉看他,“怎么,你那新王妃跟你闹了?”

    沈夜不屑看他,冷哼一声,“哪一日我看不顺眼了,出了什么岔子,皇兄可别舍不得?!?br />
    “呦,阿寻,你是被这女人管的服服帖帖呀,怎么,她给你来那一招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做哥哥的给你个建议,女人可不能宠,一宠就会得寸进尺,无理取闹,到时有你后悔的?!?br />
    云莫离眼含笑意的看他。

    “哼,”沈夜不屑的瞥他一眼,“我的女人,我乐意宠着,她若无理取闹,让那人受着,谁敢说半句闲话?”

    张扬的语气让云莫离摇了摇头,怜悯的看他,“阿寻,你已经无药可救了?!?br />
    沈夜嗤了一声,对上云莫离的眼睛,“皇兄,别顾左右而言其他,说说你与这施落衣到底是怎么回事吧,需要你把人藏到我府中?”

    云莫离见沈夜正了脸色,眼中浮上一股复杂的神色,似是无奈,似是后悔,半晌,叹了口气,“阿寻,这事说来话长,我也是无奈?!?br />
    沈夜挑眉,“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放不下她?”

    云莫离瞪他,“莫要胡说,这要让青芜听到了,怕是更要不搭理朕了?!?br />
    “皇嫂对你冷淡阖宫都知道,又不是什么秘密,你还怕什么?”沈夜毫不留情的揭穿他。

    云莫离又气又乐随手抄起桌上的茶杯扔了过去,沈夜手腕一翻将茶杯接在手里,摇头啧啧道,“我在边疆征战沙场为着云和王朝百姓安乐,可这当今皇上却随意浪费挥霍,实在是让臣弟寒心啊?!?br />
    云莫离被硬生生气笑了,“你啊你…”

    *

    木椀初看着跟在身后亦步亦趋的傅林,又看了看一直板着脸面无表情的紫檀,挑了挑眉,对几人道,“上午刚刚说了要盘点库房,反正闲着也没事儿,下午便开始吧,秦管家与奶娘年纪大了,就不劳烦他们了,旁人我也不放心?!?br />
    “汀兰你跟着温管家,听他吩咐,这傅小将军既然来了,也万没有闲着的道理,这样吧,你同紫檀就帮着温管家记账吧!”

    此话一出,紫檀的脸倏地变了,傅林却是扬起了笑脸,脱口道,“谢王妃?!?br />
    紫檀下意识瞪他,木椀初怎会看不出两人之间不一样的氛围,遂微笑看向傅林,调侃,“谢我什么?”

    傅林轻咳一声,搔了搔头,嘿嘿一笑,不说话。

    木椀初摆摆手,“去吧!”

    紫檀走到木梚初身旁垂眸不动,“我陪着夫人,哪也不去?!?br />
    木梚初看了看她,又偏头看了看神色黯然的傅林,,沈夜留下傅林明显是有私心,想了想,道,“那这样吧,傅小将军过去帮帮温管家,紫檀你去从库房里取些布匹来,我帮王爷做身衣服?!?br />
    看这样子紫檀并非羞涩,而是确实不想见傅林,既然这般,她也不想勉强紫檀,却又想给傅林制造一个机会,这就看傅林能不能把握住了。

    紫檀咬了咬唇,对着木梚初福了福身,率先往回廊上走去,傅林感激的向木梚初行了一礼快步追赶紫檀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外地出差,这两日要考试,所以从明天起停更,最晚星期天恢复更新,希望大家理解!

    卖个萌~~~

    ☆、第47章

    --

    回廊上的石青纱帘随风晃动着,冬日略显清冷的阳光透过纱帘形成一个一个好看的光晕。

    紫檀低头疾步快走,脸上表情复杂。

    “檀儿,檀儿…”

    傅林在后面扬声唤她,紫檀只做听不见,傅林皱皱眉,快走几步,一个箭步拦在了紫檀身前,紫檀被迫停下了脚步。

    “傅小将军有事吗?”紫檀看也不看他一眼,垂眸行了一礼。

    傅林脸色有些难看,却忍着没有发作,声音却是低了下来,“你到底要跟我闹到什么时候?”

    “傅小将军说什么,奴婢听不懂,要没什么事情,奴婢先去忙了?!彼底?,紫檀便绕开傅林想要往前迈步。

    傅林吹垂在身侧的手一把扯住紫檀的胳膊,“檀儿…”

    紫檀下意识的挣脱,胳膊一用力,将傅林的手甩了出去,傅林怕抓疼了她,本也没用力,‘咚’的一声傅林的胳膊打在了回廊的栏杆之上,透过藏青色的袖袍渗出斑斑血迹。

    “你受伤了?”紫檀一脸紧张的抓过他的胳膊细细检查着。

    傅林看她紧张的神情,顾不得胳膊上的伤口,嘴角隐隐泛起一抹笑意,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放柔了声音,“檀儿,你还是关心我的?!?br />
    紫檀抓着他胳膊的手一掷,眼中闪过一抹痛苦,下一刻面无表情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淡声道,“傅小将军想多了,奴婢只是尽一个下人的职责?!?br />
    “下人?”傅林有些激动的抓着她的肩膀,“檀儿,你抬头看着我,你敢说你已经不在乎我了?你敢说你已经忘了我了?”

    紫檀已经恢复了平日的从容,淡定的挣开傅林的手,抬眸看他,“傅小将军,奴婢现在只想好好的生活,以前的事儿…”

    “…还请傅小将军都忘了吧!”说完这句,紫檀不再看他,屈膝行了一礼,转身往回廊尽头走去。

    傅林看着紫檀远去的背影,双手紧握,眼中闪过痛苦与无奈。

    拐过回廊,紫檀再也坚持不住,背靠着月牙门处的白墙缓缓蹲了下去,眼角处滑下一颗晶莹的泪珠。

    “檀儿,反正你将来是要嫁给我做娘子的,我们睡一个房间好不好?”

    “我才不要嫁给你呢,我要嫁的人是穿着银色铠甲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大将军,才不要嫁给你呢?!?br />
    “哼,我一定做个大将军给你看看,反正,你只能嫁给我?!?br />
    “恩,好吧,只要你做了将军,我就勉强同意嫁给你,但是你一定要做一位比你爹爹还要厉害的将军哟…”

    ……

    “檀儿,你跟我走吧,你是我傅家明媒正娶的将军夫人,没人敢拿你怎样的,我一定护你安好的…”

    紫檀紧咬下唇,双臂环膝,泪水不住的簌簌落下。

    曾经,她是千金小姐,他是将军公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是他光明正大的未婚妻,他是她想要相携白首的有情郎。

    现在,她是身负血海深仇的朝廷钦犯,他是名满天下战功赫赫的大将军,他实现了他对她的诺言,可是她却已不是当初的她。

    *

    不意外的,沈夜晚上又没有回来,木梚初用罢晚膳后,便同紫檀还有汀兰一同裁剪着紫檀找回来的布匹,木梚初见沈夜大多不是白袍便是玄色衣衫,便选了一匹藏蓝色的衣料。

    “小姐,这温管家就是冰窟窿,你和他说十句他能回你一句就不错了!”汀兰边扯着布边不满道。

    “是吗?”木梚初瞥了一眼心不在焉的紫檀,“我瞅着温管家很平和的一个人呢?!?br />
    “哼,”汀兰撇嘴,“平和什么呀,厨房里打杂的阿四才叫平和呢,谁和他说话,他都笑眯眯的,昨儿个还帮我打水来着?!?br />
    汀兰与木梚初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儿,紫檀自一旁拿起一件斗篷给木梚初披在了身上,却也不说话,双眼通红,满腹心事。

    “呀,小姐,我想起来了,温管家让我今儿个晚上把那库房的单子抄一遍,我把这茬给忘了…”汀兰一拍脑袋懊恼的看向窗外黑布隆冬的天色。

    木梚初见她又气又急的神色,失笑,“快去吧,你若做不好,你看明个儿温管家不骂你?!?br />
    汀兰嘟嘟小嘴,气急的一跺脚往门外走去,边走边嘟囔,“这个冰块脸…”

    汀兰一走,屋内一下子静了下来,烛火摇曳生姿,只听得见细微的抖动布料的声音。

    “王妃…”紫檀踌躇半晌,终于开口。

    “…你能不能让沈七去瞧瞧傅林,他受了伤,他这个人从来不拿受伤当回事儿,我怕他耽搁了伤势?!?br />
    木梚初早就瞧出紫檀的不对劲,却也并不问什么,只点头应了下来。

    不知为何,紫檀又红了眼眶,低头轻声道,“谢谢王妃?!?br />
    木椀初着人叫了沈七到了外厅,沈七听了木椀初的吩咐,古怪的看了她一眼,仿佛她这个吩咐很不正常一样,半晌才道,“王妃,王爷知道吗?”

    木椀初一愣,好一会儿才明白他脑袋里想了些什么,不由笑骂他,“你该好好医治医治你的脑子了…”

    沈七咧嘴笑,“王妃想多了,我真的只是问问爷知不知道?!?br />
    “那你还不快去?!?br />
    沈七挑了挑眉,往屏风的方向看去,装模作样的叹了一口气,“你说这傅林,在战场上从来不顾死活,这受伤都是常有的事儿,他也不想想,傅老将军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若出了什么事情,傅家连个后人都没有了…”

    “每次说他,他都不往心里去,还直嚷嚷着,说什么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

    木梚初知他说这话是给紫檀听得,紫檀自下午回来后,神色便不好,恐怕心中早已痛苦不堪,沈七这又在她伤口上撒盐,木梚初淡淡打断他,“你若再不去,天都要亮了?!?br />
    沈七撇撇嘴,有些不甘的起身往门外走去,木梚初想想,又叮嘱道,“去了别乱说话?!?br />
    沈七回头看向木梚初,哼了一声,“紫檀和傅林这点破事,我都不稀罕管,要不是看王妃你的面子,我才不去看傅林为了一个女人半死不活的样子呢?!?br />
    等沈七出了门,紫檀自屏风后转了出来,垂眸站在一侧,木椀初见她两眼通红的样子,叹了口气,“天儿晚了,我这就睡了,你也回去歇着吧,要是实在不放心,让汀兰跟着去探探消息?!?br />
    紫檀咬了咬唇,行了一礼出了去。

    紫檀与傅林的事情,她不想问太多,紫檀若觉得可以说,自然会告诉她,她若不想说,她自然也不会强求。

    作者有话要说:

    沈七话的意思是,王妃,你这么关心傅林,王爷知道吗?

    原谅作者是个话唠...

    ☆、第48章

    --

    翌日,温玉过来送来了几个手炉,手炉做的小巧精致,木椀初看了着实喜欢,想着奶娘的手这些年在木家洗衣都洗坏了,怕是冬日里尤其怕冷,便挑了两个给了奶娘。

    温玉动作倒是快,只三天功夫,府里的库房便清了一遍,木椀初看了看温玉送上来的清单,无用的东西占了大多数,有些布匹什么的都放了三五年了,想了想,木椀初便找秦管家商量,说把这些用不到的东西分一部分给府里的下人,其余的都送到贫民区里去。

    秦管家想了想道,“送去倒是可以,但是不能以静安王府的名义,毕竟这树大招风,没理由让旁人说咱们静安王府去博什么贤良的名声?!?br />
    木梚初皱皱眉,“是我思虑不周全,多亏秦管家你提醒?!?br />
    秦管家笑着摆摆手,“王妃已经做得很好了,只这份度量便没有几人能够媲美?!?br />
    木梚初笑,知秦管家是在宽他的心,只是这次她却是有欠考虑,现在还有秦管家在一旁提点着,可是她不能总依靠旁人,若是有一日因为她的疏忽给沈夜带来什么过失,她是万般不愿的。

    *

    午后,休闲文学网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






818| 412| 32| 658| 693| 871| 516| 602| 718| 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