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受你一世恩宠(全本)_分节阅读_32
重生受你一世恩宠(全本) - 醉后渔歌
请记住我们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休闲文学网
    朕就送你离开,省的日后让阿寻伤心?!?br />
    “这些年他心里一直很苦,因着他母妃,因着朕的母后,又因着朕?!?br />
    “哎…”云莫离长叹一口气,眼中带上一抹难掩的无奈,“可她总归是朕的母后,朕也不能做些大逆不道的事情,只是苦了阿寻,朕对不起他?!?br />
    云莫离的话放在旁人身上,怕是有些听不懂,但那日沈夜与她说了他以前的事儿,木椀初自是明了,听着云莫离语气中的无奈,她知他对沈夜是真的疼爱,她也就明白了沈夜那日所说皇上待他的那份情远比皇位要重要的话了。

    突然,木梚初觉得云莫离很可怜,沈夜可以肆无忌惮的恨着太后,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他夹在太后与沈夜之中,怕是日日心里都不好过吧!

    “王爷曾对臣妇说,人的心里是有主次之分的,皇上待他的情意远比其他的事情来的重要的多,所以皇上莫要多想?!?br />
    云莫离听她的言语,挑眉,“阿寻倒是极其信你!”竟连这些皇家秘闻都同与她说。

    木椀初只想着他与沈夜兄弟情深,自是卸了心房,却忘了他是天子,对沈夜的情意并非是对她的。

    木椀初静默,不再言语,云莫离轻笑,“收好了,这令牌犹如朕亲临,你只有护好了自己才能让阿寻放心?!?br />
    木椀初也不推脱,伸手接了过来,落落大方道,“谢皇上?!?br />
    那日见了太后,木椀初便知道世上无常的事情太多,尤其身在皇家,一个不小心便会毙命,沈夜不可能时时刻刻护在她身旁,她也不想他总是为她担忧分心,这令牌既是白得来的,不要白不要。

    云莫离挑眉,“你倒是同阿寻一般毫不客气?!?br />
    “谢皇上夸奖!”木梚初毫不脸红的颔首。

    云莫离失笑,“得得,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木梚初亦笑。

    云莫离双手负在身后,眼神有些飘忽的看向那园中红白交错的梅花白雪,心中泛着苦意。

    他心中想要的娘亲是那个浅笑嫣然,一身白衣如仙子的女子。

    她待他犹如亲子,总是和声细语的对他说话,总是带着暖暖的笑意看着他,为他缝制衣袍,为他盖被子,在打雷的夜晚将他抱在怀里轻声哄着。

    可是他亲眼看着她被他的母后灌了鸩酒,在他面前断了气,他却无能为力。

    “…阿离,替我护阿寻周全…”

    那是她最后的话,她含笑合了眼眸,仿佛解脱了一样的笑容。

    他双目通红,恨不得上去杀了那个一脸端庄的女子。

    那一日的情景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中,每日每日的折磨着他,他也从不敢告诉阿寻,只想着加倍对他好,背负起所有阿寻不愿背负的责任,让他一世安乐,以此来填补他心中深深的愧疚,为他所谓的母后造下的冤孽赎罪。

    作者有话要说:

    云莫离:谁?谁说朕是断袖的?还有那些骂我的,你们出来,朕保证不打死你们!

    木梚初:皇上,只有忍得住众生的唾骂,才能当得起九五至尊。至于断袖,咳咳,其实你是有这方面的趋向的吧?

    云莫离:哼,朕如此风华绝代,你觉得朕会是断袖?不过话说回来,你觉得朕和阿寻谁是受?

    沈夜:滚...

    木梚初(捂嘴笑):沈夜,你愿意做受吗?

    沈夜(危险的看她):乖,阿初,过来,咱们上床上讨论一下本王是不是受!

    作者指灯发誓,我真的是打算写一段催人泪下的兄弟情的,可是,你们一个个脑洞开的,我都不好意思说你们。

    话说回来,你们这些误会我们英明神武,没事找事儿干的伟大的皇上的众人,要不要默默地道个歉?

    ☆、第52章

    --

    沈夜的手紧紧攥在身后,疾步往梅园走去,眼睛一眨不??醋旁洞γ肥飨履歉鼋啃〉纳碛?,眼睛微微泛红,心中涌起大片大片的情愫,让他恨不得此时上前将她拥在怀里。

    “你倒是来的快?”云莫离看着他挑挑眉。

    木梚初闻言下意识的回眸,对上沈夜柔情的双眸,眉眼弯弯,巧笑嫣然,“你来了?!?br />
    沈夜安耐住心中的情意,淡笑上前牵住她微凉的小手,冷眸看向云莫离,“皇上今儿个可闲?”闲着来找他麻烦。

    云莫离皱眉,“怎么,不闲就不能来?”你难道不知道能够抓着你的弱点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做皇上已经够无聊了,他怎可再放过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乐趣。

    两人互相瞪着,半晌…

    “皇上既然来了,就一同用午膳吧!”沈夜话锋突然一转,温和了声音。

    云莫离狐疑的看他,“…你不会想谋权篡位吧?”篡吧,他很乐意将皇位让给他。

    “哼,”沈夜嗤笑,抓着木椀初的手回身便走,“皇上还是回宫吧,慢走不送?!?br />
    云莫离抽抽嘴角,还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他,末了,甩甩衣袍,自己跟了上去。

    这些年阿寻不再王府里,两人相见都不容易,更可况难得在他府里吃顿饭,他怎可错过。

    *

    凤鸣宫偏殿里,香累丝镶红石熏炉里正燃着香,整个宫殿里都是浓郁的沉香味道。

    太后垂眸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手上新染的丹蔻,“皇后觉得怎么样?”

    下坐上一身淡雅镂金百蝶穿花紫色衣衫的女子淡淡的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两名轻衣薄纱的女子,面无表情,“全屏母后做主?!?br />
    太后懒懒挑挑眼皮,不屑耳朵瞥了一眼皇后,然后看向跪在地上的两名女子,轻哼,“那皇后就把人领走吧?!闭饬辔叩闭媸侨砣?,比施落衣那有心计的女人可是好对付多了。

    柳青芜起身告退出了凤鸣宫,对跟在一侧对的小太监淡淡道,“晚上将他们送往皇上的寝殿,让她们侍寝?!?br />
    小太监为难的皱眉, “娘娘,怕是皇上又要大发脾气了?!?br />
    “那是皇上自己的事情,我管不了?!?br />
    小太监悄悄叹了一口气,领着那两名女子往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阳光的余晕撒在池水之中,反射着盈润的光芒,却掩不住深宫中冬日的寂寥。

    “娘娘,您不能总这样躲着皇上,其实皇上待您是极好的?!毙⊙诀咴谝徊嘈⌒囊硪淼娜暗?。

    女子身上的衣衫随风飞舞,好似裹不住娇小的身形,落雪被寒风吹起,落在女子的眉间发上。

    “…我只求护我爹娘兄长平安,安稳的了此一生,旁的我不想求…”

    “…也求不来…”

    那寂寥的话语随着雪花飘落水中,消失没有了踪影。

    *

    这一顿饭,除了沈夜,怕是没有一人吃的好。

    桌上丰盛的饭菜尝在云莫离嘴中却是味同嚼蜡。

    即便木梚初以往好奇心不重,但受不住饭桌上诡异的氛围,眼角有一搭无一搭的看向云莫离铁青的脸。

    沈夜脸色不渝,夹起一筷子青菜放在木梚初碗中,“好好吃饭?!?br />
    “皇上,近日可好?”施落衣眼角瞥了一眼沈夜的动作,才看向云莫离,温柔的问道。

    云莫离拿着筷子的手一滞,半晌才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还好,你在这里过得可还习惯?”

    “皇上可是怀疑臣弟苛待了施姑娘?按理来说,臣弟是要称呼施姑娘一声皇嫂的,怎会怠慢了她?!鄙蛞刮ǹ植宦?,在一旁插言。

    云莫离一口茶水差一点喷了出去,皇嫂?暗中狠狠瞪了一眼沈夜,警告他适可而止,不过是与他的王妃小小的开了一个玩笑,他却这般记仇。

    沈夜只当看不见,拿过木梚初的碗盛了一碗汤地给她,用眼神示意她喝完。

    木梚初哪有心思真的喝汤,好奇心被挑了起来,只拿着勺子在碗里嚼着,竖起耳朵听着。

    “…王爷说笑了,”施落衣尴尬一笑,“民女岂敢高攀?!?br />
    云莫离也是尴尬至极,狠狠吃着饭。

    沈夜将二人的神色尽收眼底,看了一眼垂眸娇羞的施落衣,心中冷笑一声,若有似无的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紫檀,紫檀垂首悄悄的退了出去。

    木梚初夹着菜正要往沈夜碗里送,正好瞅见他看紫檀的这一眼,心中涌起一阵疑惑,沈夜低眸正好与她的眼神交汇在半空中。

    沈夜低低一笑,桌下的手握住了她的,轻轻摩挲着,木梚初对他柔柔一笑。

    施落衣抬眸正好看到两人相视而笑的情景,眼中闪过一抹凌厉,却是很快掩饰了过去。

    “听说前些日子皇上得了风寒,我只夜夜担忧着,却又苦于不能在皇上身侧照顾着,今个儿见皇上的气色,应该是大好了,皇上可莫要太过劳累,省的累坏了身子?!笔┞湟滤底偶辛艘豢曜硬说皆颇氲耐胫?,“皇上多吃些?!?br />
    云莫离看着碗中对的饭菜,胃口更差了,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朕吃饱了,你多吃些?!?br />
    “王爷,”傅林自厅外进了来,见到云莫离忙施了一礼,“皇上也在?!?br />
    “什么事?这般急匆匆?”沈夜开口。

    “回王爷的话,在城外抓了一个燕青的探子,是川穹手下的人?!?br />
    沈夜与云莫离对视一眼,云莫离皱眉看向傅林,“可问出了什么?”

    傅林看了一眼木梚初,又看了一眼施落衣,“这……”

    沈夜起身,“皇兄,咱们去书房说吧?!?br />
    云莫离点头,“好?!?br />
    沈夜看向木梚初,指指桌上的饭菜,“把饭吃完才能回屋,听到了吗?”

    木梚初笑,点头,“好?!?br />
    施落衣望着沈夜与云莫离离去的背影,微微皱眉,眼中神色复杂。

    木梚初一边吃着饭,一面瞥了一眼施落衣,皱了皱小鼻子,想着沈夜在她手中写下的几个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作者有话要说:

    ☆、第53章

    --

    出了膳厅,云莫离斜眼瞪了一眼沈夜,没好气道,“你说的我已经做了,谁要是敢在青芜面前多嘴,看我不砍了他?!?br />
    沈夜浑不在意的轻哼,“皇上自己别在皇嫂面前说漏了就好?!?br />
    说着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不过我说皇兄,明知道皇嫂介意施落衣,你还敢来见她,倒真是心大得很…”

    云莫离停下脚步睁大眼睛看他,“不是你让朕来演场戏的吗,你还说风凉话?”

    沈夜挑眉,“确实,没有皇兄,这场戏可成不了?!?br />
    云莫离见沈夜一副隔岸观火的神态,气结,甩袖离去,边走边嘀咕,“阿寻,你就是记仇,记恨朕戏弄了你的王妃,你千万莫让朕抓着把柄,不然…”

    沈夜目送着云莫离离去,笑了笑,正了脸色,“派人日夜监视着施落衣?!?br />
    “是,王爷?!备盗钟Φ?。

    云莫离回到宫中已是傍晚,贴身太监小年子正在寝宫前候着他。

    “让人准备沐浴?!痹颇朐焦?,往寝殿内室走去,边走边脱着外袍。

    “等一下,皇上…”

    小年子忙拦住他,云莫离疑惑的看他,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小年子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别开眼睛,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

    云莫离皱眉看他,“怎么了?我还要去书房看折子,有什么事快说?!?br />
    小年子期期艾艾开口,“…皇后娘娘派人送来两个姑娘,正在外面偏殿里候着准备侍寝呢?!?br />
    云莫离解着衣衫的手一掷,脸一下子沉了下来,眼中带上了一抹危险,“你说什么?”

    小年子承受不住他狠厉的目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嗫嚅着不敢说话。

    云莫离许是觉得心中郁气难消,随手拿起桌上的杯子摔了出去,杯中的茶水随着碎片散落一地,云莫离咬牙切齿的开口,“让她们给朕滚…”

    小年子慌忙起身往偏殿走去,边走边腹诽,又是这样,皇上与娘娘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呢?

    云莫离双手攒在背后,看着地上的茶水半晌,袖袍一甩,大步往殿外走去休闲文学网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






903| 424| 603| 71| 475| 906| 523| 147| 370|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