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天门阵古战场
抗战之精忠报国 - 空诚夜雨
请记住我们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休闲文学网
    虽然说,赵国良同意了刘三汉的说法;但是他还是有些小犹豫。

    他望了一眼刘黑道:“黑子,人多了太显眼,毕竟你有十多个弟兄;要不这样,你去挑选四个信的过的,剩下的就留在这儿,给刘叔看家护院?!?br />
    “行!听你的?!绷鹾诎?,二话没说,立即出去挑选人手。

    “刘叔你看,要不你也留下!”赵国良小心翼翼的试问。

    刘三汉把眼一瞪道:“怎么着?小兔崽子,嫌弃我老了,不中用了?”

    “哪能呢!刘叔不叫老,刘叔那叫老当益壮?!闭怨继笞帕?,陪笑道。

    “得了吧!就你那点心眼,我还不知道?告诉你们,真要是动武,就你们几个,还真不个?!?br />
    刘三汉一点都不给面子,赵国良也是无耐,只能耸耸肩不再劝说。

    刘三汉也知道,赵国良一片好心,不愿让他去冒险;毕竟枪炮无眼。,你功夫再好,也挡不住一颗子弹。

    但是,他今天必须得去,一辈子就这么一个闺女,他真不舍得让闺女去冒险,万一有个不测,他也能给闺个子弹什么的,不是?

    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安顿好家中的一切,几个人整理好各自的所需物品,赵国良和邓绍华也都换上了便装;毕竟,穿着那身军服和这些人一起赶给的话,显的有些不伦不类,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

    刘三汉,非常赞同赵国良的做法,出门办事,又不是在家中,越是低调,越不引人注目越好。

    整理好一切,刘三汉套了两辆马;他们一行九人,再加上被打断了双手双脚的日本人东野太郎,总共十人,去掉两个赶车的车把势,每辆车厢中坐四人,本来宽宽有余。

    可是,有刘三汉在那儿看着,谁也不敢去上刘苗所在的马车。

    让七个大老爷们挤在一个车厢,并且,还有一个必须躺着的废人东野太郎,这也挤不下呀!

    就在几个人,站在马车前,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的时侯。

    刘苗掀开马车的门帘,看了过来。

    “噗!”

    刘苗,捂嘴偷笑。

    “国良哥,到这辆车上座吧!”刘苗主动邀请。道。

    赵国良,看了眼坐车辕上的刘三汉,刘三汉别过头,装作没有听到。

    赵国良,嘿嘿一笑,抛下这群难兄难弟,快走几步,就到了另一辆车旁。

    看着赵国良猴急的模样,众人一阵哄堂大笑。

    刘苗,被他们笑的面红耳赤,一甩门帘坐到车中,不再搭理这群无聊之人。

    笑足笑够,他们才发现,虽然少了赵国良,自是,还是没有改变根本问题,依旧是坐不下。

    见赵国良依旧没有上车,刘苗再次拉开了门帘。

    “怎么还不上来?”刘苗问。

    “还是坐不下!”赵国良朝着,一脸窘迫的几个人努了努嘴。

    “你们都死人呀!不会把那个废人,抬到这辆车上?”刘苗浅嗔薄怒的骂道。

    事情总算解决了,五个人勉强可以挤进车厢,就算是挤不下,没有刘苗的邀请,谁还敢硬上那辆马车不成。

    下午时分,两辆马车才到了石垟,石垟在附近,算是一个大镇;但是,他们并没有在此过多的停留。

    只是,由赶车的刘黑八下车买了吃食,便继续赶路。

    赵国良,掀开窗帘看了一眼,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小镇。

    前世,他出生、成长这儿,可以说对这儿的印像再熟悉不过。

    但是,那是几十年后的事情,现在的小镇和几十年后相比,完全是另一幅模样。

    看到,赵国良久久的望着外面,刘苗不禁好奇的问道:“你来过这儿?”

    “也许吧!”赵国良感叹道。

    “也许?”刘苗有些迷糊。

    这一世,赵国良,一直都在外求学,肯定是没来过这儿,他只能用也许作答。

    过了石垟,又走了十几里的路,他们才找到一处深沟,把马车藏好;一边吃饭,一边等着夜暮的降临。

    在这个间隙,赵国良给每个人都派好任务。

    作为,精确射手的邓绍华,到达目的地,要第一时间,占领制高点,并且隐藏起来,不让敌人发现。

    而,刘黑八的四个弟兄,也要找好自己的射击位置,以便需要的时候,给他们提供火力掩护。

    赵国良和刘黑八,则要带着刘苗、东野太郎,还有刘三汉,摸向敌人所在的位置;由于,东野太郎双腿己算,只能辛苦刘黑八背着他。

    本来,按照赵国衣的安排,刘三汉是不用呢着他们的;但是,这个老头太固执,说什么他都要跟着,他说跟在自家闺女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赵国良知道,这老汉是放心不下他的会贝闺女;赵国良无奈,也只能由他。

    安排好一切,夜色也已经拉开了幕。

    按照,事先的安排,他们开始行动。

    赵国良,一马当先,刘苗紧随其后,邓绍华负责断后。

    在夜色的掩护之下,他们一口气走了有三四五里地。

    刘苗毕竟是个女孩子,一口气走这么远,而且还是黑灯瞎火,深一脚浅一脚的,她已经走的有此吃力。

    听着闺女的粗重的喘气声,刘三汉有些心疼。

    他忍不住问了一句:“还有多远,你不会弄错了吧?”

    “不会,只要是,你说的是这个叫作“天门阵”的古战场,就不会有错;别着急,马上就到了”赵国良肯定的道。

    果然,他们又走了不到2里地,空中已现出了稀薄的雾气。

    “到了?!闭怨即丝谄溃骸按蠹以匦菹??!?br />
    “天门阵”古战场,赵国良太熟悉了。

    因为,前世的赵国良,就生活在附近的前楼村,这儿就有他家的耕地。

    他清楚的知道,在这片一百多亩的土地上,每当夜幕降临,都会形成雾气,让人辨不清东南西北。

    有一些不知情况的人,晚上贸然进入此地,往往是再也无法走出。

    直到第二天,清晨来临的时候,雾气散去,他们才可以,安全的走出这个地方。

    这种情况,使得这土地,变得神秘而有邪性。

    有人说,做为古战场,当年,这片土地上死的人太多,至今阴魂不散,才会在每天晚上形成“鬼打墙”。

    这种说法,在农村很有市场。

    但是,赵国良肯定不会相信。    目标编号004休闲文学网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






627| 294| 860| 707| 345| 579| 264| 155| 127| 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