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重回前世的村庄
抗战之精忠报国 - 空诚夜雨
请记住我们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休闲文学网
    前世的赵国良,便生于此,长于此,猛然听到有人提起,还是让他非常激动。

    相见不如偶遇,没想到,在这儿居然偶到了前世打中人。

    “麻脸王士鹏!曾经的国党军官?!痹谡怨嫉募侵?,那个麻脸老头形象,和这张年轻的笑脸慢慢融合。

    “就是他,绝对错不了!”赵国良暗道。

    记的小时候,村中突然冒出一个,劳改归来的老头,听说,还是个国党的军官。

    这让,赵国良几个小不点,非常的不爽。

    人生观,还未形成的几个小孩认为,这个人的存在,是给整个村子抹黑,。

    于是,想方设法的作弄于他。

    面对,一帮孩子的作弄,王士鹏并没有脑羞成怒;而是,慈爱的看了眼我们这群调皮捣蛋的孩子,转身回屋给我们拿来糖国糕点。

    像我们这此,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五好少年,自然不会被敌人的糖衣炮弹所迷惑,“糖衣留下,炮弹艰绝还回去?!闭馐俏颐切』锇榈囊恢戮龆?。

    少年渐渐长大,王士鹏越发的老迈,他无儿无女,自然无人赡养;因为这事,我们一帮年轻人,还幸灾乐祸了好一阵子。

    “像他这种,曾经祸害人民的,国党兵痞就应该断子住孙!”这是大家时,一致的认知。

    后来,在村中老人的讲述下,我门才得知实情。

    王士鹏的本性并不坏,当上军官的他,因驻防在这一带,对村中的乡亲颇为照顾。

    在日军占领时期,他因为是个孝子,在日本人的威逼之下,他曾经做了一段时间的伪军。但是,从未祸害过自己的同胞。

    但是,抗战胜利的前夕,他的家人却被国军的“除奸队”错误的暗杀。

    那时候的他,已经做好了,率部下起义的准备。

    得知此事后的王士鹏,彻底的疯了;他不顾一切的,展开了疯狂的报复,一夜之间,血洗想个国军县委。

    解放后,因背着汉奸的罪名……。

    错误的时间,作了错误的决定,引起了错误的结果,这一切,注定了王士鹏的一生,以悲剧收场。

    今天,两人意外的相遇,让赵国良又想起了前世那个悲情的老头。

    “既然,今生又一次相遇,为何,不改变一下他的人生轨迹呢?”赵国良想道。

    “长官,你知道我们村?”王士鹏,惊喜的问道。

    “有亲戚,是你们村的?!闭怨妓妓髁艘换?,说道。

    他,当然不能说出,自己前世是谁谁谁家的孩子;就算说出,也没有肯相信。

    “长官,你亲戚是那家?整个村子的人,和我的关系都不错?!?br />
    王士鹏喜出望外,他为人和善,和村中乡亲,相处的相当和谐,无论谁家的亲戚,他都可以攀攀关系。

    “这位长官,和团长认识,如果……”王士鹏暗暗想到。

    “赵家的赵洋你认识吧?那是我们家同宗,他家情况还好吧?”赵国良忐忑的问道。

    赵洋是他的曾祖父,听祖父讲,曾祖父属于少之,去世时,做为长子的祖父才刚刚十岁,下面还有几个弟妹,孤儿寡母的,生活很困难。

    仔细算来,曾祖父也是在这几年过世的,也不知,自己的意外重生,对这一切有没有改变?

    “你说他家?自去年赵二叔过世后,他家的日子过得颇为清苦;一个妇道人家,带着几个未成年的孩子,还要受人欺负,这日子不好熬呀!哎!”

    说到这儿,王士鹏重重的叹了口气。

    “受人欺负?赵家在你们村,也不算小门小户,难到,他们家没人主持公道?”

    赵国良,有些温怒。

    “别提他们家族,就是他那个大哥,看自己弟弟新丧,弟妹年轻,一直逼着弟妹改嫁,想要霸占他家的几亩良田。有好几次,我实在看不过眼,曾经警告过他,无奈,人家家务事,咱也不能管的太宽?!蓖跏颗?,义愤填膺的道。

    “混账东西,欺负自己算什么本事,看我怎么收拾他,王哥你带路,我去会会赵荣,看他怎么说?!闭怨即笈?。

    自己的曾祖母、祖父,被人欺负,让赵国良怎能不怒。

    赵国良记得,自己前世小时候,是在曾祖母身边长大的,曾祖母36岁开始守寡,她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女受到委屈,没有选择再嫁,把自己的一生都贡献给了自己儿女。

    这么伟大的一位女性,一位母亲,不但没有受到应有的尊敬,而且,还受到自己亲人的欺压。

    赵国良,生食了这位大曾祖父的心都有。

    “长官!长官!不急一时,你看你身上湿漉漉的,怎么说也要换身衣服,喝口热汤驱驱寒,要不然会冻出病来的;再说,赵家大叔虽然可恶,但也不敢逼之太甚,二婶子不同意,他还不敢用强,如若逼出人命来,呵!呵!金家虽然离的远……”王士鹏阴笑道。

    金家?赵国良怱然想到,“曾祖母的娘家不是姓金吗?金家兄弟多,曾祖母又是长姐,兄弟大多都是由他看大,自然和她异常的亲近;可惜的是,他们两家相距三十多地,走动的不算频繁,再加上曾祖母生性善良,不愿让自家兄弟为自己出头,大曾祖父,正是看清了这点,才敢如此肆无忌惮;如果被逼急了,……”

    回头看看,被冻的瑟瑟发抖的刘苗,还有众人,赵国良便没坚持。

    他们随着王士鹏,找了附近相熟的农家,为他替换早已破烂不堪,潮湿的衣物;并且,顺便洗了个热水澡。

    王士鹏很会来事,他不但为众人准备合身的衣物,还置为了一桌丰盛的酒席。

    赵国良,一直惦记着自己曾祖母、祖父等家人;在大家洒足饭饱后,便在王士鹏的带领下,马不停蹄的向朱山庄赶去。

    村子不算大,比之前世3千多人的大村庄,现在的朱山庄还是小了很多,和记忆中,完全是两个样子。

    还没进村,赵国良便隐约的听见,村中传来一阵阵的哭喊和叫骂之声,听声音的位置,好像是自己记忆中老家的所在。

    老家在村北头,赵国良六岁的时候,自家才建了新房搬离此地,而曾祖母却不肯离开,也不肯让人翻重这栋旧房,她说:这是曾祖父留给她,唯一的念想;直到她去世。

    “不好!是二婶的哭声?!蓖跏颗艏钡?。    目标编号004休闲文学网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






391| 773| 64| 397| 843| 738| 625| 592| 905| 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