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汉奸
抗战之精忠报国 - 空诚夜雨
请记住我们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休闲文学网
    “黑……爷,还有这位爷,不……不关我们事!”刘家的女人,被吓的,此时话都说不利落,结结巴巴的道。

    “呵呵!真的不关你们事?”赵国良冷笑一声道。

    他可知道,上一世,这个大姑奶最后还是被美到了刘家做童养媳,小小年纪,便受尽了苦难,守着一个傻子丈夫,晚景十分的凄凉。

    曾祖母,直到去世,最为牵挂,和愧疚的,也是这位姑奶。

    “黑爷和这位爷,这件是虽然没经过赵家二婶的同意,但是,他家大伯,实实的收了咱家钱,同意要把他姪女嫁于咱家二弟;既然,赵二婶子不同意,强扭的瓜不甜,看着黑爷和这位爷的面,咱也不强求?!?br />
    从刘家女人身后,走出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冲这边抱抱拳,铿锵有力的说道。

    “大少爷,可是……”

    “王二叔,我爹那儿我来说?!绷跫掖笊倭醣?,打断了同来的中年男子的话,摆摆手道。

    刘炳瑞,虽然年轻,但是,却非常的精明,他已经看出,这群人明显的维护金氏;并且,全都带有枪,还有就是,连当兵的王士鹏,也参于其中;那就不止是土匪刘黑八,这么简单了。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等这事过后,自然会让赵荣大出血,怎么着,自家也不吃亏。

    “刘家,刘炳瑞?”赵国良,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少年。

    看着温文尔雅,实际上,这个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听姑奶说过,他这个大伯阴狠毒辣,当年,邹县这片日本人的第一号走狗,可没少祸害附近的乡亲。

    连自己年纪尚的弟妹也不放过,可见此人,何等的丧心病狂。。

    姑奶,自从嫁入他家做童养媳,小小年纪,便被他家当作牛马使唤。

    饭做少了,一口刷锅水都没得吃,饭做多了,撑死你也得吃完。

    记得有一次,家中本来有八口人吃饭,谁知道,有两人外出未回,这样,自然便多出两口人的饭。

    这让刘炳瑞大怒,非说姑奶浪费他家粮食,逼着她把所有饭全都吃完。

    姑奶本来年岁就小,饥一顿饱一顿的,一下子吃这么多东西,肠胃哪能承受的住,差一点被活活撑死。

    最后,让人架着溜了一夜,才算捡回一条命来,从此落下了风温胃的病根。

    “刘大少,久仰久仰!”赵国良,不阴不阳的道。

    “你认识我,你是?”刘炳瑞,疑惑道。

    “刘大少,刘县长的内侄,我说的没错吧?”赵国良道。

    原来认识自己姑父呀!刘炳瑞恍然大悟。

    他自幼便得姑姑喜爱,再加上,弟弟是个傻子,在一众亲戚中更是被宠上天;在县城上学时,更是打着姑父的名号,打架斗殴欺男霸女,也算是小有名气。

    “既然认识自己,那就好办,说不定……”刘炳瑞暗想。

    “请问,兄台是?”刘炳瑞问道。

    能够在几年后,做日本人的第一走狗,训炳瑞的智商绝对够用。

    他可不是楞头青,这几年和县城的各家公子大少打交道,历练的在小一辈中,还算颇有城府。

    既然,对方已知道了他的底细;怎么说,他也要套出对方的根底;以防,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便不美。

    “苗庄,赵国良?”赵国良,报出了名号。

    他今天来给曾祖母和祖父撑腰,解释决他们一家的麻烦,本来就没想隐瞒自己的名号;再说,也隐藏瞒不住。

    “苗庄?”刘炳瑞,皱了皱眉头。

    苗庄,可是出了个前总理靳云鹏,虽然,此人早以下台多年,但是其门生故吏还在,可不是他这个小小乡绅之家可以招惹的,就算自己的姑父,贵为一县之长也不行。

    “如果,是靳家的亲戚……”刘炳瑞,陷入沉思之中。

    “苗庄赵家?!苯鹗?,道是听自己的丈夫,提到过这个本家。

    听丈夫说,他救过苗庄一个老人,两人一述,原来还是本家,并且按照辈份,老人还要叫他一声爷爷。

    “莫非,这个后生是他家的后人?”

    想到这儿,金氏的眉头,皱的更紧。

    “这个本家,虽然也小有余财,但是,与刘家对上……,绝不能让这孩子吃亏?!苯鹗夏枚ㄖ饕?。

    她,拉了一把赵国良道:“孩子,谢谢你,这儿没你什么事,你还是走吧!”

    赵国良一愣,马上明白了金氏的意思,这是怕自己吃亏呀!

    他对着金氏一笑,道:“曾祖母,按照辈份我应该这样叫你;别说曾祖父对爹有救命之恩,就算咱们是本家,我也不能看着,你被这些阿猫阿狗,随便欺负了去?!?br />
    赵国良这句话,连带着把前世的本家长辈,都给骂了;他才不管这些,既然敢欺负自己的亲曾祖母、祖父,管他是谁,扇他个大嘴巴子都不为过。

    “婶子莫怕,赵长官,可不是一般人,这事让他处理,准没错?!蓖跏颗艨闯鼋鹗?,心存顾虑,上前说道。

    “长官!”捂着被打肿了脸的赵苗,吸了口凉气。

    “什么时候,自己二弟交过当官的本家朋友?既然能够为大家出头,自己一切的算盘,算是白打了?!闭匀?,既心疼又害怕。

    本来,不出意外,他兄弟家的家产,十拿九稳会归他所有,现在可好,没吃到狐狸,居然还惹了一身骚,弄不好,还会赔出去不少;这赵荣十分心痛。

    心疼归心疼,这件事还是要收场的,于是他舔着老脸,凑到赵国良身边道:“原来是本家到了,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br />
    “一家人?欺负二婶子一家孤儿寡母,你算哪门子的一家人!”王士鹏瘪了瘪嘴,讽刺道。

    “士鹏少在家不知道情况,可不敢乱说,我们可是亲兄弟,我兄弟不在了,侄子姪女又小,做为大伯,我这是在帮他家谋划以后的生活;既然兄弟媳妇不愿意,我再想办法!”赵荣急急说道。

    “你tm想办法?是不是等我们走后,再把这几个孩子全卖了?看老子,不拨了你的皮!”刘黑八一瞪眼,骂道。

    “这个刘黑八!”赵国良瞪了他一眼。

    要知道,赵国良的曾祖父,和刘荣可是亲兄弟,骂了他,等于抱赵国良也给骂了。

    “赵长官,既然你们是本家,属于家务事,兄弟先行一步?!绷醣鸨?。

    听到赵国良被王士鹏称为长官,更证实了,赵国良是靳云鹏家亲戚的推测。

    他一拱手,便想离开。

    “慢着!”    目标编号004休闲文学网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






34| 505| 351| 112| 220| 204| 946| 286| 337| 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