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互谋
抗战之精忠报国 - 空诚夜雨
请记住我们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休闲文学网
    洪门这位大字辈的长老不是别,他就是刘苗的父亲刘三汉,他也是仅存于世的,大字辈长老之一,只是因其隐居,门中已经和失连多年。

    早年,赵国良实在摸不清,这位与自己有师徒之实,却没有师徒之名,老人的打算,即便是作为亲生女儿的刘苗,都被蒙在鼓里。

    老人,即对他青眼有加,视其为关门弟子,又让他隐瞒身份。

    即便是,这份拜帖,也是在赵国良初次南下之时,老人临时起意所写,并且一再叮嘱于他,不到万不得以之下,切勿参和洪门之事。

    实在是,刘三汉早年被洪门内乱,给伤心透了心,实不愿当年涉世未深的赵国良陷入其中,被人谋算。

    直到上次回去,刘三汉见赵国良行事更加稳重,谋划也堪称周全。

    才吩咐他,以后可以适当的接触洪门,必要时可引为助力。

    对于,老人的嘱咐,赵国良深以为然。

    这才有了,刚才盘道的一幕;不然的话……。

    今天能够见到,这位传说中,从未蒙面小师叔的门人,赵明然便起了结交之心,毕竟,赵国良的辈份在那儿放着,就算不能借为助力,他也不想和此人成为敌人。

    赵明然,本就是心思通透之人,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只用了二十余年,他便从一个毫无根基的普通帮众,一步步,爬到封疆大吏般的堂主宝座。

    能够爬到这个位置,赵明然以已竭尽所能;处在现在的位置,要说不想更进一步,那都是骗人的。

    “哈哈哈!原来是小师叔到了,相逢不如偶遇,咱们找个清静点的方,以叙师门之谊如何?”

    赵明然,向赵国发出了邀请。

    “这个……”

    赵国良有些为难,他看一眼蒋纬国。

    他虽然和蒋纬国相交多年,视其为好友;但是,他蒋家二少的身份在那儿放着,赵国良实不愿让好友牵扯其中。

    赵明然则不然,他当然愿意结交蒋家二公子,黑白两道相辅相成,没政客作为?;ど?,要想成事实为万难。

    他也是,在接交到一名政府要员后,才一路坦途,走到今天的高位。

    虽然,蒋二公子如今明声不显,暂时对自己帮助不大。

    但是,与其接上关系,可以作为隐性投资也好。

    虽然说,现在最好的投资对象,是大公子。

    但是,上面的几位都在拉拢于他,岂容自己横插一脚?

    赵明然,既有自知之明,也不愿做,锦上添花之人。

    对于这个跑出来的小师叔,既没有特别重视,也不敢轻视。

    毕竟,此人辈份摆在那,虽然在门中没有根基,入门后也只会像牌位一样,供奉在那儿。

    抱着,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的想法,万一此人,若是小肚鸡肠,自己以后还真的要费一番手脚。

    况且,今天看来,此人,与蒋家二公子的交情非同一般,如果能通过他,与蒋家二公子套上交情……。

    “二公子若是赏脸,在下做东?!闭悦魅?,殷切的道。

    “还是算了吧!你们门内之事,咱不便参于?!苯彻?,直接拒绝了赵明然的邀请。

    赵明然的心思,他自然明白;但是,同江湖门派打交道,一直都老大在作。

    如果,自己贸然插手,也可能会他那边有所忌讳,对自己生出防范之心。

    这样,就得不偿失。

    毕竟那边作为谪长子,而蒋二少名义上是谪次子。

    而他自己的身份,他自己早已知道,本来只是个庶子而已。

    无奈,蒋家血脉稀少,才会拿自己当谪子来养。

    并且,那位早以被当作接班人来培,而且还是位阴险狡诈之人。

    历朝历代的夺嫡之争,可是异常的惨烈,没有一个在失败的情况下,能够全身而退,得以善终。

    在没有雄厚资本,能够一去必胜的情况下,蒋纬国可不想让他看出,他的野心。

    如若,被发现有丝的妄想,不说别人,老蒋都不会同意,会直掐断在萌芽状态。

    听到,蒋纬国毫无犹豫的拒绝;虽然,赵明然知道,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是,还是难以掩饰其失落的表情。

    赵明然的表现,全都落入到赵国的眼中。

    他本来以为,像赵明然这种人物,应该有比较深的城府;现在看来,他还是高估了此人,对他的好感降低了两分。

    蒋纬国,也是微微摇了摇头。

    赵明然,也知道自已失态,略显有些尴尬。

    赵明然,和蒋纬国对视了一眼,笑着解围道:“念堂莫怪,明日咱们不醉不归?!?br />
    蒋纬国,哈哈一笑道:“好!明天等着好好宰你一顿?!?br />
    说完,便踏步离开了饭庄。

    而肇事者李以匡,站在那儿,倒没敢偷偷离开,表情一直阴晴不定。

    刚开始,赵国良给他解围之时,对赵国良满是感激之情。

    赵国良,和洪门众人对上后,他又隐隐有些幸灾乐祸。

    而现在,却是满脸的嫉妒。

    “如果,和蒋二公子交好的是自已,那侅有多好,能和蒋家人攀上关系,活略之点的话,完全可以凭此飞黄腾达;这个赵国良,简直是榆木疙瘩,不开窍!好好的巴结巴结蒋二公子,还用……”

    赵国良,没有搭理李以匡,也没有再看一眼养健,径直的和李明然走出饭庄。

    李以匡,本想和赵国良打招呼致谢,在洪门大佬面前露个脸。

    但是,当要迈步向上时,只发现,赵国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便没敢轻举妄动,迈出一半的脚,又收了回来。

    看着赵国良远去的背影,李以匡的眼中,尽是阴恨之意,完全忘记了,赵国良的解围之情。

    赵国良,随着赵明然来到一清幽的茶馆,这儿本是洪门的产业,没有赵明然的吩咐,自然没有人打扰。

    两人相谈甚欢,但是,所聊也不是一些关于刘三汉的近况,和一些拜帖入门的繁琐礼仪。

    毕竟,二人只是初视。

    中统总部,李秀峰正在办公室,听着下面的汇报。

    当听到,蒋纬国也出现在饭庄的时候,他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目标编号004休闲文学网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






684| 151| 977| 514| 554| 916| 199| 187| 114| 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