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疑似夺嫡
抗战之精忠报国 - 空诚夜雨
请记住我们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休闲文学网
    叶秀峰,江苏杨洲江都人,中统第三办公室主任,毕业于,天津北洋大学。

    由于,其不是陈立夫、陈果夫的门人,而备受排挤。

    叶秀峰所统领的第三办公室,也是中统所有部门中,最弱式的部门,没有之一。

    “赵国良,居然和洪门顺风堂堂主关系密切,其中还亲牵扯到蒋家二公子?”这让叶秀峰频频皱眉。

    他是大公子的,现在,大公子和洪门高层来往频繁。

    而与二公相交莫逆的赵国良,又横插一脚。

    “难到,二公子有夺谪之心?以二公子这几年的表现,又不现呀!”叶秀峰暗暗有些心惊。

    “如果,二公子,真的生出此心,那才是不自量力?!?br />
    赵国良又知道的是,他已经被有心之人,划入到二公子一系。

    也难怪,历朝历代,从龙之功,足以使人疯独。

    也正因为如此,在自成一系的中统,叶秀峰作为镶入中统的一颗钉子,让陈氏兄很是恶心。

    叶秀峰,也知道陈氏兄弟对他的不待见;但是,他也无所谓。

    赴宴而回的赵国良,重重的打了几个喷嚏,他揉揉鼻子,开始给自己熬了碗姜汤。

    热乎乎的一碗姜汤进肚,驱散了满身的寒气,胃里顿时时感觉到暖呵呵的。

    喝罢姜汤,赵国良展开纸条,满意的笑了,随手划了根火柴,纸条随着跳跃的火光,化为飞灰。

    他凝视了这堆灰尘好一会,心中感慨万千。

    他完全没有想到,日本人居然打起了蒋纬国的主意,有扶持他的意思。

    要知道,蒋二公子一直以来都是以纨绔大少的面貌视人,表现的毫无心机,他知道,真像并非如此。

    这是,打定了要从内部瓦解蒋氏的打算。

    “要不耍,推波助澜一番?”

    赵国良,立即否定了这一想法。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个便宜绝不能让日本人得了去,要知道,今年日军侵华战争,便会全面打响,而我党现在刚刚经过长征,实力还十分弱小,没有独自抗战的能力。

    而国军再不堪,现今来说,还是抵挡敌人了主力。

    更让赵国良心惊的是,即便我党还很弱小,却早以引起了日军特务机关的注意,并且,已有相当一部分人员,已经渗我军,并且窃据高位。

    “怨不得,做为高层的张国焘,会试行错误路线,原来……要不是……”

    “120人呀!如果让他们得逞,我党我军,要有多少优秀的指战员,……触目惊心呀!”赵国良,冷汗都已经冒了出来。

    “嘿嘿!想多了,关心则乱,还到不了这种程度,要不然,哪有新中国的成立?!闭怨?,暗笑自己幼稚。

    虽然如此,赵国良还是披上外套,快速的走出家门,他要尽快的把这份名单送出去,以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穿过一条马路,进入胡同,赵国良隐入角落之中,走出宿舍大院,他已经感觉到身后有人尾随。

    虽然,对方很是隐蔽,并且,不停的变动尾随人员,但是,都没有逃过赵国良的耳朵。

    “三个,四个,还有一个没有出现,不管了?!闭怨及档?。

    出现在胡同口的四人,一水的黑衣黑斗篷。

    看到他们装束,赵国良笑了。

    “这要有多弱智,今晚才会身着这身装来,要知道,白天可是下了场雪,白雪黑衣……?”赵国良,忍不住摇头吐槽。

    “转了这么半天,哥几个累了吧!”赵国良,笑着道。

    对方,并没有理采赵国良的调笑,他们互打了个手势,行动一致的向赵国良扑了过来。

    “呦!原来是几个哑吧!怎么,恼羞成怒了吗?”赵国良,继续调笑道。

    虽然,嘴中不停说话,赵国良,手中的动作可没有停止。

    脚下不了不八,以拳化掌,一招八极拳的起手式,便施展开来。

    这套拳法,他可是下了十几年的苦功,从八岁练起,没有一天懈怠。

    文有太极安天下,无有八极定乾坤。

    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八极拳,走的是刚猛线,赵国良练的又是童子功,四个人哪是他的对手。

    三下五除二,四人便乖乖的倒在地上。

    “说吧几位,谁派你们来的,为个么跟经我?”赵国良,踩住其中一人的胸口问道。

    “我们是洪门中人,上面派我们跟着你,别的什么都不知道?!泵挥械缺徊仍诮畔碌娜怂祷?,躺在旁边的一名黑衣人抢先回答。

    “哟!我还以为,几位都是哑吧呢?原来,会说话呀!”赵国良道。

    “长官放过我们吧!我们都是奉命行事?!?br />
    “呵呵!好一个奉命行事,不说真话是吧?你来说?!?br />
    赵国良抬起脚,换了个位置,重重的一脚,又踩在脚下黑衣人的手臂之上。

    “啪!”

    “啊~”

    手臂上的桡尺二骨,同时断裂,并伴随着惨烈的尖叫。

    “我说,我说还不行行吗?我们是叶主任,叶秀峰派来的?!焙谝氯?,声音颤抖的叫道。

    “叶秀峰,你们是中统的人?”赵国良,脸色一变。

    他回来这几个月,行是很是低调,怎么也想不到,会被叶秀峰,这条中统的疯狗给盯上。

    要知道,被中统的疯狗盯着,会很麻烦,以后的工作很可能陷入被动的局面。

    “到底是哪儿出现了纰漏?”赵国良暗想。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是白天,赵明然、蒋纬国与自已在一起,才引起了叶秀峰的怀疑。

    “管他呢,只要不被抓住把柄,也拿自己没有办法;以后行事,再谨慎点就好?!?br />
    想道了这些,赵国良,踢了一脚黑衣人道:“滚吧!回去告诉叶秀峰,别tmd没事找事?!?br />
    四个黑衣人,爬起身,千恩万谢的,互相搀扶着离开。

    “真的只是中统吗?”赵国良,看着离开的四个黑衣人,嘴角扯了一下,诡异的一笑。

    然后,对着旁边墙角的一棵大树喊道:“既然看完戏了,还不出来!”

    等了两分钟,四周依然静悄悄的。

    赵国良皱了皱眉头。

    “不应该呀!”

    “藏头露尾,既然不想出来,哪!我就把你请来可好?”

    赵国良,脚下一用力,奔着那棵大树,离玄之箭般的奔了过去。    目标编号004休闲文学网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






915| 242| 382| 773| 775| 629| 711| 991| 519| 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