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事态严重
抗战之精忠报国 - 空诚夜雨
请记住我们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休闲文学网
    “王霸天,你就是个耸货,真丢我们洪门的脸!”

    随着这声斥责,赵明然,悠闲的从二楼的楼梯上渡了下来。

    他本来和身为红花双棍的王霸天便不对付,总堂,把王霸天派到他的地盘,主持百乐门的工作,更是让他多有不爽。

    百乐门,这个大销金窟,可以日进斗金,总堂派王霸天正来,可谓是虎口夺食。

    也充分说明了,总堂对他的不信任。

    自这间百乐门开业以不小,他便,处处和王霸天为难,两人明争暗斗多年。

    他虽然,不待见在自已地盘横插一脚的王霸天;但也不乐意,别人不拿洪门当回事,事关洪门的尊严。

    见到,汪文明支使一条狗来逼迫王霸天,他便怒由心生。

    见下来的是赵明然,这个地头蛇,刘德贵,缩了缩脖子,向后退了两步。

    汪文明的脸色,也变的阴沉可怕。

    虽然说,在洪门中,王霸天的地位,并不比刘明然低;但是,刘明然在南京城经营多年,其势力盘根错节,可不是王天霸这个外来户,可比拟的。

    汪文明知道,他家老头子,曾经暗中试图拉拢过,这位洪门中的一方大佬。

    可惜的是,不知什么原因,并未成功。

    看今天的架势,刘明然有为王霸天出头的打算。

    “这个滚刀肉,今天怎么也在?”汪文明暗暗皱眉。

    “刘德贵,你这是仗了谁的势欺负到我洪门来了?打狗还要看主人,我洪门就这么好欺负?哎呦!这不是洪大少吗?来溜狗,怎么没拽紧手中的链子?”

    赵明然一句话,把在场的几位全都骂了,汪文明心中,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王霸天,亦是满头的黑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王霸天的愤怒,赵明然,选择视而不见,能有损这个死对头的机会,他怎能轻易放过。

    “放肆!”没等汪文明说话,背后却惹恼了一人,只见他手中马鞭一抖,直接向赵明然甩了过来。

    坐在不这处的赵国良,看的明白,出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差点甩了邓绍华一马鞭的,那位汪文明的车夫。

    赵国良,有些纳闷,这种赶马车的低等下人,也能跟随汪文明进入这种,高档的娱乐场所?

    他不知道的是,这位,并不只是车夫,他还身兼汪文明的保镖。

    是汪兆铭,送给宝贝儿的贴身护卫。

    要知道,汪家如今可这一个独苗,自然要多加?;?。

    要?;ぷ约憾又苋?,汪兆铭,自然要派出得力干将。

    别看,这位作车夫打扮的汉子其貌不扬,出生却不简单。

    他,曾经也是制霸一方的绿林豪杰,人称“毒手李三?!?br />
    李三,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罪恶累累,被白道人物,和官府联手捉拿归案,判处死刑。

    在死囚牢中,汪兆铭放出了此人,并收为己用。

    李三,感念汪兆铭的活命之恩,对其忠心耿耿,唯命是从;汪伪政权,能够顺利收笼一帮亡命之徒,为其效命;皆为此人功劳。(此乃后话,咱们在后边章去中细述。)

    被派来?;ね粑拿?,李三自不会看到他被人侮辱,而无动于衷。

    李三出手狠辣刁钻,看似随手的一鞭,其力量之大,出手之迅速,一旁的赵国良,自叹不如。

    眼看着,这一鞭便要抽在赵明然的脸上。

    这一鞭若是抽实了,别的不敢说,让赵明然重伤,在床上趴个几个月,绝不在话下。

    虽然这一边来得突然,纵然他无法完全躲开,也不能让他伤筋动骨。

    赵明然,急速后退,躲得很是狼狈。

    “扑通!”

    他,一屁股坐在了地,刚刚装逼所展露的气势,已经荡然无存。

    “你给我松手!”王霸天,手抓着鞭鞘,大叫一声道。

    这一鞭来的突然,也让他始料不及。

    他知道,以赵明然如今的身,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一鞭,如果因为今天事,让他受伤破像。

    他还真不知道,以后如何面对曾经的老友,虽然两人明争暗斗了几十年,嘴上,恨不得对方马上死去才高兴。

    王霸天,右手握住鞭鞘,手背上明显的一道鞭痕,已经血肉模糊,虎口也已被震裂。

    这是,他仓促出手所付出的代价。

    手上的伤痕,他浑然未知。

    手臂猛一用力,大喝一声道:“你给我撒手吧!”

    一道劲力,通过马鞭传来,只振的李三血气翻腾,手中的马鞭几乎把握不住,几欲脱手。

    李三,强制压住,几乎要冲口而出的血腥之气,用出浑身的力量,才堪堪握住马鞭,没有让它脱手。

    “哈哈!有两下了,再来?!?br />
    王霸天,豪情再起;马鞭剧烈的颤抖了三下。

    李三,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剧烈的攻击。

    不止马鞭脱手,人亦是狂喷出一口鲜血,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王霸天,也不好受,用出这招“叠浪声重奏”,他也是使出了自己压箱底的本领。

    此时,已成强弩之末,全靠一口气撑的。

    “师兄!”爬起身的赵明然,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王霸天,没让他倒下去。

    他瞪了眼汪文明,恨恨的道:“姓汪的你行,我记住你了,你最好保佑王师兄没事;不然,等着來自我洪门的报复吧!”

    撂下狠话,赵明然,扶着王霸天转身向楼梯走去。

    他知道,王霸天受伤之重,需要马上治疗,要不然,这身功夫,算是要废了。

    王霸天,这身重伤,完全是带自己受过。

    不然的话,以自己的功力,这会,已经被对方完全给废掉了。

    听到,赵明然留下的狠话,汪文明的脸色,顿时变的煞白。

    此时,他很后悔,因为刘德贵这个蠢货,和洪门结下这种生死大仇。

    要是,让自己那位谪母知道,由于自己的自以为是,给家族结下洪门这一强劲的敌人,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置自己?

    他阴郁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被吓傻了的刘德贵,恨不得,马上拍死这个惹祸精。

    “表表……表哥,我……”

    刘德贵,已被吓的瑟瑟发抖,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他怕汪文明直接抛出自己顶缸,来平息赵明然的怒火。

    这样的话,以赵明然的心姓,他绝无一点活命的可能。

    “呵呵!赵堂主,杀了人便想一走了之,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一声冷笑,自赵明然的身后响起。    目标编号004休闲文学网 广东11选5开奖信息 www.twowd.com.cn 随时期待您的回来






623| 185| 39| 470| 459| 817| 179| 781| 830| 632|